吉州区文山街道思源社区:活动多 居民乐
来源: 中国吉安网—吉安晚报 2017-11-25 12:00:50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
大家开动脑筋,仔细分析谜面,有的冥思苦想,有的相互交流,有时还为不同的答案而争论,不一会儿,墙上的谜面都被猜完了,大家拿着谜面高高兴兴地去领取小礼品。......

  红星新闻2月25日消息,“投资一百多万,一年后会有九百多万的回报。目测似乎卷入了传销。”

  昨日上午,陈满案代理律师,四川容德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万琼发布在微信朋友圈内的一则信息,引起众多关注陈满的人的关注。

  坐了23年牢,去年才回到四川绵竹老家的陈满是目前“国内已知被关最久冤狱犯”。

  因为1992年发生在海口市的一起杀人焚尸案,陈满当年被当地警方锁定为凶手,随后坐了23年的牢。2015年12月29日,此案再审,次年2月,陈满被宣告无罪。

  同年5月13日,陈满和海南高院达成协议,获得国家赔偿275万余元,包括人身自由赔偿金185万余元,精神损害抚慰金90万元。

  刚刚获得赔偿不久,陈满怎么转手就进行了一大笔“投资”?

  今天,陈满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避而不谈,但他张口商业、闭口项目,时不时还会提到国家政策,大众创业,时代的亮点等词汇。不难看出,他对这个“考察了半年,目前还处在起步阶段”的“互联网+”项目深信不疑。

  其家人表示,对于陈满的所谓投资,他们之前完全不知情,“陈满所获的赔偿金由其本人掌管,现在骗子很多,我们很担心,但陈满一直叫我们不要管。”

  投资100万,一年回报900万?

  律师发朋友圈称陈满可能被骗了

  “他刚从我办公室离开,问及其近况,说在一个有海外背景的公司投资了一百多万,一年后会有九百多万的回报。目测似乎被卷入传销,苦口婆心说了半天,也不知他听进去了多少……”昨日上午,四川律师王万琼发布在微信朋友圈的一则消息,再次引发了外界对陈满新一轮的关注。

  就在去年,作为一起杀人冤案的主角,23年的牢狱之灾让陈满一共获得275万余元国家赔偿。

  王万琼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天上午,陈满到了她办公室后,她才得知这个事情,“当时我就明确告诉他,如果真的信任我,不能再往里面投一分钱了。”

  在王万琼看来,投进去一百多万,一年后就可能获得九百余万回报的投资,不是“正常”的投资,“或许可能就是一种庞氏骗局。”

  王万琼表示,自己将此事在朋友圈披露,是希望有人能够劝劝陈满,“我都差一点要"求"他了,但我说的他也不一定能够听进去。”

  投资项目不详,或与“维卡币”相关

  媒体曾报道相关诈骗案件

  即使面对自己此前的代理律师,陈满也不愿意透露有关投资项目的更多内容。“陈满身上背了几个包,一副很忙碌的样子,着急着去参加培训学习。”

  今日上午,红星新闻先后两次拨通陈满电话,电话中,陈满对投资项目也是语焉不详。

  此外,王万琼还告诉红星新闻,陈满此前曾和自己的先生有过短暂交流,“他告诉我先生,他投资的是一种名叫维卡币的东西。”

  在这之前,红星新闻记者曾与部分维卡币的投资者有过接触。根据这些人介绍,维卡币是仅次于比特币,全球第二大的数字货币。

  但红星新闻查询到,包括《广州日报》等媒体,此前已对打着维卡币旗号的骗局有过多次报道,报道中称,广东省中山市公安局曾破获过“维卡币”骗局,整个网络涉及多个省市,涉案金额达6亿多元。

  赔偿金陈满个人保管,家人不知情

  大哥陈忆:家人都担心他被人骗了

  陈满的命运,牵动无数人的心。

  此前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陈满平冤路上的重要助力者、2016年度十大法治人物程世蓉也曾对陈满表达过担忧:“他坐了那么多年牢,和现在的社会是完全脱节的。而陈满由于光阴被耽搁,有一种急于求成的心理。”为此,程世蓉当时还专门委托记者,希望能够劝劝陈满,“投资一定不要冒进,以免上当。”

  陈满的大哥陈忆表示,陈满获得的赔偿金现在都由陈满个人保管,“这个事情家里人都蒙在鼓里,是王律师说起才得知。”

  陈忆介绍,陈满回来这段时间,除了陪伴家人,就是寻找好的项目,准备投资。“我们经常给他说,钱是命换来的,不管做什么,一定要仔细点。”陈忆说,这些钱都是留给陈满娶媳妇以及下半辈子生活用的,家人都担心他被人骗了,“现在骗婚、骗钱的防不胜防!”

  陈忆介绍,陈满在监狱里面待了23年,与社会有些脱节,家人经常给陈满说一些防骗的知识,“他有时候听不进去,总是说"大哥你放心",但我还真不放心。”陈忆介绍,前段时间陈满在网上找了一些投资的资料让侄儿陈畋参考,陈畋一看都不靠谱,就告诉陈满:“这些都不靠谱,快删了。”

  陈忆介绍,陈满最近老往成都跑,让他有些担心,他告诉陈满,有事情就去找王万琼律师或者二哥陈抒的同学。但是让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今天上午陈忆陆续接到很多人打来的电话,问陈满是不是被骗了,这让陈忆很意外。“我赶紧把这事情告诉了老母亲,我们说的话他都不听,只有老母亲的话他听的进去。”今日中午,陈满告诉红星新闻,老母亲已给他通了电话。

  今天得知陈满可能被骗的消息后,大哥陈忆午饭都没心思吃,草草吃了几口后,他再也坐不住了,准备到成都去看看,出发前,母亲王众一专程给陈满打了电话,要求他“必须与大哥见面”。

  兄弟俩一见面就发生争执

  陈满满口商业项目,哥哥说不听劝就报警

  带着母亲的嘱托,陈忆出了门。

  “让陈满投资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公司,我一定要去看看。”陈忆说,陈满在成都租了房子,想到他在成都学习,提高自己,家人之前也没有在意。

  今日(2月24日)下午3点多,陈满大哥陈忆到了成都,在天府广场一个咖啡店和陈满见了面,刚入座,陈忆问:“你到底投资的啥子项目嘛?带我去看看。”

  陈满态度很强硬,“你要相信我,其他东西你不用管。”

  但刚见面,陈满和哥哥因为他“投资”的事发生了争执。

  随后,在2个多小时的采访中,投的什么项目,投了多少钱,有无收益等,他都对红星新闻避而不谈,但陈满张口商业,闭口项目,时不时还会提到国家政策,大众创业,时代的亮点等词汇,不难看出,他对这个“考察了半年,目前还处在起步阶段”的“互联网+”项目深信不疑。

  红星新闻在与陈满交流的过程中,陈满言语里谈到自己希望更加努力,也希望获得成功。

  对于陈忆的投资需谨慎等劝导,陈满有些不满,他说,“时间不等人,自己也有压力,任何投资都有风险,生意也有风险。我选项目有我的想法,这个项目是真是假我晓得,这些年我也在思考,你们不能武断地下结论。一句话,没问题就行了。”

  兄弟两人见面期间,不断有亲友打电话进来,劝陈忆报警求助,陈满也不断接到媒体记者打来的电话。

  多次沟通无果,陈忆准备将陈满带回绵竹,让母亲来做他的思想工作,下午5时50分,陈满和大哥踏上返回绵竹之路,“要是母亲也劝不下陈满的话,不排除报警的可能。”

  陈满在成都报了个“总裁班”

  “谈商业的东西,我可以给你谈几天几夜”

  为什么要来成都?

  陈满告诉红星新闻,这源于之前一个朋友的提醒:你不能仅限于以前的圈子了,你要想发展,就要往成都走,扩大你的圈子。用现在商业的话来说,你要扩大你的人脉。各方面的信息,视角也好,都要往大的城市走。

  于是,陈满就来成都报了一个“总裁班”进行学习,红星新闻问他到底学了什么,陈满不说,只表示接触了更多的人,接触了更多的项目。“有些同学都是身家上千万、上亿的,人家也在学习,了解商业变革。”

  至于为什么要做项目,陈满说,是因为经济方面考虑。“我现在的情况怎么成家立业?在绵竹买套房子也要几十万,家里人没有什么收入,我也要考虑家里的情况,为了我的事,家里欠了多少钱,欠了多少人情,我考虑自己的同时,也要考虑,万一哪天人家有困难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应该伸出援助之手呢?我还有我的理想,以后还要建立家庭,也需要物质的基础。”

  对于成都的生活,陈满也不愿说,但他表示,之前有报道说他对之前的朋友不好,这是有误的,“人家有车有房,有儿有女,我要创业,我时间不多,因素有很多。”

  临走前,当陈满大哥再次问及这个项目是什么时,陈满有些恼怒,说:“谈商业的东西,我给你谈几天几夜,你知不知道商业机密的说法?”

  知情人士独家披露:

  陈满曾被一女子叫到成都某地讲维卡币

  红星新闻独家从知情人士处获悉,陈满的投资行为从2016年的年底就开始了。

  “当时陈满到广安去参加了一个针对所谓的成功人士、老板的座谈会,当时旁边就有一位女的,向陈满介绍一些有关维卡币的相关信息。我了解的信息是,这个女的好像姓郭,30多岁。此后没有多久,这位女的就把陈满叫到成都三圣乡的一个地方,继续给陈满讲解维卡币。陈满被说动心了后,最开始一次就投了20多万,第二次又投了20多万。反正在我得知这个信息时,陈满就已经投进去了40多万。”

  了解陈满斥巨资购买维卡币后,担心陈满上当,这位知情人还先后两次到过三圣乡去调查这家做维卡币投资的公司。红星新闻掌握的信息显示,该公司的名称叫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该知情人士此前所取的多份证据显示,为了投资维卡币,陈满确实曾经和该公司相关人士有过接洽,讨论的都是有关维卡币的事情。让这名知情人士为难的是,了解到了这些内情后,他再也无法淡定了:“就我掌握的情况,陈满的投资有着巨大的风险,甚至就是某种骗局。但陈满很固执,对于我所说的都不相信。他还反问我,“你知道你为什么不能发财么?这么好的机遇都不抓住。”由于长期的监狱生活,使得陈满对这个世界已经陌生了,但他又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自以为是就有可能吃大亏。”

  无助之下,这位知情人士还曾找到过四川天作律师事务所律师万淼焱,看能否通过法律手段维护陈满权益。让包括万淼焱在内的人为难的是,此事一旦被公开,可能会给陈满造成打击,“毕竟,我们都不想伤害陈满,我们都想保护他。”万淼焱这样对红星新闻说。

  最终,万淼焱叮嘱自己的助手欧阳若宇,先做好证据的收集,整理工作,并着手向经侦报案。也就在这项工作正在着手开展期间,陈满可能被骗一事暴露在了公众面前。

  该知情人士同时告诉红星新闻,除投资维卡币外,陈满可能还向湖南的一家公司投了钱。

  该公司总经理田某

  疑似曾接待陈满咨询

  通过工商登记信息,红星新闻了解到,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1日,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经营范围为计算机硬软件技术咨询、技术开发和技术维护。经营范围并不包括金融、投资类。

  公司共有两名股东,一位是田某,一位是马某,其中,田某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另外,该公司还有两家关联企业。其中一家叫四川海尼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另外一家叫四川沐奇日用化妆品有限公司。其中,四川沐奇日用化妆品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是田某。

  红星新闻独家获取的一张照片显示,陈满与一年轻男子坐在一起。陈满证实,这名年轻男子正是该公司的一名负责人。

  此外,知情人士向红星新闻提供了一张陈满此前去这家公司咨询的照片。红星新闻将该图中与陈满一同出现的男子与网上查询到田某的照片进行对比,发现非常相似。

  探访投资公司

  对方:我们是微商,你去问陈满

  今日下午,红星新闻在成都市三圣乡找到了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周围都是农家乐,该公司的办公地点也在位于一栋白色小别墅里面。

  稍显奇怪的是,该公司外面的墙上没有任何牌子,只有在室内才有一块四川开建网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牌子。不过,当红星新闻打听“维卡币公司在哪里”时,周围的居民大多知道这家公司。

  但村民同时表示,究竟什么是维卡币,他们也不知道,“我们都是一些农民,晓得啥子维卡币哦。”

  陈满投资的公司就在这个农家小院里,门口停了一辆保时捷,一辆丰田车。

  第一次,红星新闻以咨询者身份进入小院时,小院里停有一辆保时捷和一辆丰田车。十多个年轻人正在办公。这些人很警惕,声称不知道什么是维卡币。“我们就是做微商的,没有做什么维卡币投资!你要不要洗发水嘛!”很快,一个负责人模样的人走了过来,随即对别人提出批评,说:“你们怎么能随便让陌生人进入我们的办公区域呢?随后,这个负责人将记者驱赶出了院子,并用一把铁锁,将院门紧锁。”

  过了几分钟,红星新闻再次来到小院,叩响院门亮明身份请求采访,敲了很久的门,才有一名男子走了过来。

  红星新闻问其:“一个名叫陈满的人是否在你们这里投了上百万?”该男子表示他不知道,“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陈满。”对于公司是否在经营维卡币等问题,该男子表示,他们下午四点半就已经下班了,“你赶紧走。”

  附近农家乐老板告诉红星新闻,在他们的印象中,这是一家金融公司,“具体搞什么的,我们也不知道。大概去年底才租了这里的房子,然后把公司搬到了这里。”

  让周边农家乐老板感到有点奇怪的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年纪都不大,“也就三十来岁,但开的都是豪车。除了保时捷,还有宾利,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有这么多钱。平时除了到我们这里吃过饭,我和他们没有任何接触。”

  (原题为《坐23年冤狱 陈满拿巨额国家赔偿搞投资 家人要报警》)

  陈满回应陷传销骗局传闻:投资了维卡币,家人决定报警

  陈满平冤出狱后创业疑卷入传销,面对家人苦劝他只说:放心来源张柄尧)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